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我来填补你内心的空缺
我来填补你内心的空缺

我来填补你内心的空缺



  我是一名新入职的员工,和我一起入职的有四五个人,只有我的学历最低,所以我只能更努力,才能在这个公司留下来。今天主管让我们这批新来的明天交给他一个活动的策划方案,由于以前大学时没有写过策划书,对这方面完全没有经验,只能一边查资料一边写,可是写了好几份都不太好,只能推翻重来。

  已经十点多了,同事陆陆续续的离开,整个办公室只剩下我一个人,站起来拿起杯子去接点热水,放进几片柠檬,站在窗户旁边,看着楼下一排排的路灯在孤独的亮着,不知名的昆虫不知疲倦的叫着,这世界也就只有它们还陪着我吧。

  回到位子上,喝口水,把前面几份的思路总结一下,争取在十一点半的时候写好,之后去赶五十的末班车。

  忽然间,听到一阵雷鸣,抬眼看去,窗外已经狂风大作,急忙跑到窗前把窗户关好,呼一口气,今晚不知还回不回得去,公司本就偏远,如果再下大雨……走回座位,看着电脑上还剩一个结尾的策划方案,给自己一个抱抱,继续奋斗。

  终于在电脑上敲下最后一个字,点击保存,看下时间十一点四十,如果不下雨还可以赶上末班车。我伸了个懒腰,关闭电脑,收拾下东西放进包包里,顺手把台灯关上,站起身准备离开,才发现不远处有个人在那含笑看着我,他大概175左右,浑身有种儒雅的气质,让人很像去依靠。

  我朝他笑笑,转身离开,再不走,或许真的要住公司了。

  林黛玉应该就是这种气质吧——“弱柳扶风”。我脑海中想着。

  突然她抬头看向我,目光交接,我才觉得可能有些唐突。

  她收拾东西,准备离开,我忙上前搭讪:“嘿,你好,我们好像在哪见过。”

  没想到文静她突然调皮起来:“叔叔,这个梗有点老了”

  “是的,这个梗是清朝嘉定年间的。”

  她噗嗤一笑。

  我问到:“你是周雨若吧?”

  她投来疑惑的目光,“你认识我?”

  我笑笑答到“当然,我是HR部门的,看过所有人档案”

  话音刚落,窗外突然疾风骤雨。

  她闪过一丝诧异“你是?”

 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反问道“下雨了,你带伞没?”

  “没有”

  “我送你回去把”

  她有些犹豫:“我可以坐公交车”

  “好的,拜拜”,我转身离去,心里暗想“小样儿,能赶上公交算我输”,我径自向地下车库走去。

  又是一声闷雷,雨下的更大了。

  我缓缓的驶进公交车站,她一个人蜷缩在站台下。

  “美女,搭车吗?”

  她努力掩饰自己的喜悦:“好吧”,说完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。

  她身上早已湿透,衣服紧贴着身体,显得她更加瘦弱。

  “起步价50”,我逗她。

  “喂!黑车呀!”她惊呼道,随即打了我一拳。

 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:“嘿,对司机友好点,不让让你下车”

  她抽回手,娇嗔道:“坐地起价”

  我继续逗她:“先交钱,再开车”

  “没带钱”

  “想吃霸王餐啊”

  “只带了两元硬币,坐公交的,你要不要”

  “你留着吧”说完,我一脚油门,在空旷的柏油路上溅起浑浊的雨水。

  车里的音乐想起:

  “妈妈我不想伤害你

  我不想让你哭

  原谅我我还太年轻

  有许多事我会做错

  我曾经追寻的一切

  现在都没有找到

  你知道我一直要的

  不是这个角落

  我找来找去

  ……”

  她问:“这什么歌,挺好听的”

  “付完钱告诉你”

  她给我了一个白眼。

  “黑色给了你黑色的眼睛,你却用它来翻白眼”我戏谑道。

  她刚想打我,又收回了拳头,很不情愿的说:“不管怎样,谢谢你”。

  “怎么谢我?”我顺杆爬。

  “你想怎么谢你”她反问道。

  嘿,就等你这句话呢,我暗自忖到。“明天周五,下班请我吃饭”。

  “额,我刚来,不知道哪里有好吃的”她有些为难。

  “我带你去,明天下班,公司门口等你”。

  雨渐渐的停了。

  我一个刹车,说:“到你小区了”

  她走下车,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,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住这”。

  我微微一笑:“明晚见”。

  随即疾驰而去。


  ——迷乱红尘,寂寞一世,只为一人,放浪形骸。

  我打开门,把鞋子脱掉,进入卧室把东西放在桌子上,拉上窗帘,之后把身上衣服脱掉走进浴室。

  我现在独自一人在这个城市,租了一间房子,房子是两室一厅,我睡在侧卧,主卧暂时还没人去住。

  以前这间房子是一个空中瑜伽工作室,客厅里没什么家具,只有一面墙的镜子和用来悬挂瑜伽设备的器材。因此平时在家的时候都很随便,经常拉上窗帘裸奔。

  我洗过澡从浴室出来,走到镜子前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不算漂亮,有着些许柔弱,身材不算好,却也没有过多赘肉。

  回到卧室,坐在梳妆台前,一边擦头发一边想他到底是谁,最终还是没有头绪。拉开抽屉,拿起吹风机,却没有了想要吹头发的心情,算了就这样吧回到床上拿起散落在床边的绳子,之后拿起手机翻找教程,才发现已经快一点了,唉,还是睡觉吧,等适应了工作再绑吧。

  年中会议开了整整一天。

  昨晚辛苦做的PPT,总算没有白费,我汇报完后,老板给予了鼓励,说我作为新人,能做出这样的方案,实属不易。

  我心里松了一口。可以过个愉快的周末了。

  还有几分钟就到下班时间了,我通过公司QQ群找到她,发了个消息:周雨若,20分钟后公司门口等你。

  她立即回了消息:“……”。

  我的经验告诉我:不拒绝,就代表接受。

  20分钟后,她准时出现在了门口。我摇下车窗,向她挥了挥手,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走了过来。

  她上车第一句话:“敲诈!”

  当女生对你“不客气”时,基本上已经过了陌生期。

  “你打招呼的方式很特别呀!”我回道。

  她白了我一眼,“去哪吃?”

  “你坐好就行了”我探过身为她系上安全带,她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下。

  下班路上有点堵,大概开了二十多分钟。

  “到了”我停下车。

  “额,不是请你吃饭嘛,到我小区干嘛?”眼神充满不解。

  “是啊,请我吃饭,你亲自下厨才有诚意”

  “啊?”

  “别啊了,下车”

  “你不提前说,我都没准备菜”

  “过来拿菜”我打开后备箱。

  她瞪大了眼睛,“你啥时候买的菜”

  “让你等我的那20分钟里买的”,我锁好车说道:“带路吧!”

  她看了看手里的袋子“买这么多荤的,大晚上的”

  “看你发育的不好,给你补补”

  “喂,不要乱讲!”她用脚轻轻的踢我我下。

  “周雨若,对待客人要友好热情”

  她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“喂,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?还知道我住哪?你是谁?叫什么?”

  “你十万个为什么呀,这么多问题”

  “你不说不让你进门”,随即又补充道:“不能带一个陌生男人回来,引狼入室”

  “我是狼入虎穴,我长这么帅,怕你对我动手动脚”

  “呸,不要转移话题,回答问题”

  “你让我进门我再告诉你”

  她打开房门,“说吧,老实交代”

  我放下菜,问到:“你不觉得我面熟么?”

  她看向我“是有那么一点,因为你是大众脸”

  “小样儿,看仔细点”我把脸凑到了她眼前,她往后退到了墙边,我双手撑在墙上,把她围住,脸一点一点靠近她。

  “你要干嘛?”她有点慌。

  “我要填满你心里的空缺”我意味深长的一笑。

  她瞪大了眼睛,好像听懂了,“不会吧,你是……”她用手捂住了张大的嘴巴,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  “是我”我点头道,“深谭鱼可钓,幽谷鸟可罗”

  她看着我楞了好一会,突然抱住我,“我记得你说在苏州呀,不是南京啊”

  “前天晚上到南京的,昨天第一天上班”

  “啊?”

  “是的,换到这边工作了,为了你这个小母狗”我用手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蛋。

  她抱我更紧了。

  “喂,网友第二次见面,你就这么不矜持,抱够了快去做饭”。

  她调皮道:“不,你去做,我要吃煎蛋”

  嘿,小骚蹄子,挑逗我。我之前告诉她,我想给小M做“煎蛋”——用精液煎。听她说要吃煎蛋,下面有了感觉。

  她松开抱我的手,移向了我的腰带,她慢慢的蹲下去…我慢慢的跪在他的面前,看着他屹立的小怪兽,有点害羞,抬头看了他一眼,张开嘴轻轻的吮吸。

  \“小母狗,有没有想爸爸\”他轻轻的抚摸我的头发。

 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,脸有点红,\“爸爸会给小母狗做煎蛋嘛\”。

  \“那要看小母狗乖不乖,值不值得奖励了\”

  \“爸爸,母狗会乖的\”我轻轻的蹭了蹭他的腿。

  \“嗯,母狗来爬到这来\”他站在镜子面前。

  我双手撑地,慢慢的爬过去,跪在他面前,不敢抬头。

  \“来,重新和它打个招呼\”他用小怪兽拍了拍我的脸。

  我用手扶着他的大腿,用舌头把小怪兽轻轻的湿润了一遍,张开嘴,慢慢的把龟头放进嘴里吮吸,舌头轻轻的转圈。

  \“嗯……乖……\”

  他的声音鼓舞了我,我慢慢的把小怪兽全部都吐下去,之后努力的用舌头在小怪兽身上抚摸。

  \“小母狗真乖,动一动\”他的声音稍微有点沙哑。

  我努力的吞吐着小怪兽,不时的舌头扫过龟头,感受它在我嘴里慢慢的变硬。

  终于小怪兽周围全部被我的口水浸湿,我把它吐出来,扯出一条银色的线,嘴角也流出口水。

  我嘴巴微张抬头看着他。

  \“对着镜子把你衣服脱掉\”他把自己衣服整理好。

  我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,脸蛋微红,眼光迷离,一股淫荡的风情。

  我慢慢的把身上的裙子脱掉,扔到旁边,低头把胸罩和内裤脱掉扔到裙子上,转头发现他在含笑看着我。

  脸瞬间又红了一层,站在那里不知所措。

  \“小母狗应该怎么做呢\”

  我急忙跪下,爬到他身边。

  \“母狗有多想爸爸呢,表达一下\”他抬起我的下巴。

  我趴在那,摇了摇屁股,用头蹭了蹭他的小腿。

  \“爸爸~\”我的声音有点颤抖。

  \“嗯,爸爸的乖母狗\”他摸摸我的头。

  我抬头看着他,屁股在费力的摇着,眼睛笑成一条缝。

  \“乖母狗,对着镜子坐下,嗯……对,把腿分开\”

  我羞涩的执行着他的指令,不敢看镜子,也不敢和他对视。

  \“告诉爸爸,你的狗逼怎么了\”

  \“湿了,爸爸……\”

  \“看着它,告诉爸爸,为什么\”

  \“因为我想爸爸,因为母狗发骚了\”我看着泛滥的小穴艰难的开口。

  \“哎吆,小母狗这样就发骚了,是不是很久没被人操了\”

  \“小母狗想爸爸,只想被爸爸操\”

  \“爸爸问你的什么\”他蹲下来,一边拨弄我的阴蒂一边问\“爸爸,小母狗很久没被操了,小母狗是爸爸的\”我忍受着一阵阵的快感,颤抖着回应。

  \“是嘛,小母狗是爸爸什么\”

  \“小母狗是爸爸的小骚货,是爸爸的小浪蹄子\”

  他突然间把两只手指伸进我的小穴。

  \“啊,爸爸,不要……\”我一下子合上了腿,把他的手夹住了。

  \“不要,是嘛,小骚货这么热情,怎么不要呢,嗯?\”

  \“爸爸……\”

  \“乖,把腿打开,没我的允许不准合上\”

  他一边揉弄我的阴蒂一边说\“小母狗不是想爸爸嘛,还不给爸爸看嘛\”

  \“嗯~爸爸,小母狗是爸爸的\”我嘴里抑制不住的发出呻吟。

  \“小母狗看着镜子告诉爸爸,你贱不贱\”

  \“爸爸……小母狗,贱……小母狗嗯~是……是爸爸的贱货……嗯~\”我看了镜子一眼后便再也不敢抬头,身体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。

  \“小母狗舒服吗\”他把手指插进我的小穴,时快时慢的抽动着。

  \“舒服~爸爸~啊……\”

  \“小母狗现在最想干嘛呢\”他一边加快速度,一边含笑问我。

  \“贱母狗……想~想爸爸……操……啊~爸爸~不,不要……\”我感觉我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。

  \“来,舔干净\”他把插进小穴的手指放进我嘴里。

  我吮吸这他的手指,张开嘴,用舌头绕着手指转圈,把上面的液体都吞进肚子里。

  看着她淫荡下贱的样子,我知道好戏已经拉开序幕。

  \“小母狗好好表现,爸爸才会奖赏你操你\”,我拍拍她的脸蛋,\“起来,去厨房把围裙系上\”。

  她穿好围裙,我让她转了一圈,俨然一个淫荡女仆。

  我走到她身后,拿了两个圣女果,用水冲洗一下,开始在她光滑的后背上慢慢滚动,流向他的股沟,圣女果也往她下体移去,\“腿张开点\”我命令道。

  待她的腿微微分开后,我将两颗圣女果放进了她湿滑的小穴,她一声呻吟。\“小骚逼夹紧了,饭做好之前不许掉也不许破!\”

  \“是,爸爸\”她双腿开始收紧,小心翼翼的在厨房走动,开始准备做饭,淫水顺着她的大腿内侧缓慢的流淌下来。

  在她洗菜的时候,我拿起一个又大又长姜,用刀把前面三分之二去皮,削圆。

  她开始切菜。

  我把厨房里的蜂蜜打开,用姜沾了沾。

  我拍拍她的屁股,\“撅起来,把屁股掰开!\”

  她乖乖听话,粉嫩的菊花暴露出来,我把姜慢慢的往里塞,她轻轻的啊了一声。

  我心想:现在感觉不强,待会儿有你受的!

  我拿起炒菜的木铲,啪的一下打在屁股上,她啊的惨叫了一声,双腿一紧,我知道姜汁会被挤出来慢慢渗透他的菊花。

  \“先去把筒骨放高压锅炖上\”

  我开始洗胡萝卜,切了一段粗的部分。\“过来,嘴张开!\”

  她乖乖的过来,我把那段胡萝卜塞到她的嘴里,\“含着,不许咬!\”

  她点点头。

  我把木铲交给她,\“炒菜吧\”。

  锅里的油还没热,我看她已经开始皱眉,额头冒汗,口水已经滴湿了围裙。

  我看到冰箱上有一卷保鲜膜,随手拿了过来。

  等她炒好第一个菜,我让她把围裙撩起来,\“转圈!\”——我开始给她上半身缠保鲜膜,看到她胸部的时候,我用力紧了紧。

  她可怜巴巴的看着我。

  \“好了,接着炒菜,我去你的狗窝里看一看。\”

  我离开厨房,向她的卧室走去。

  卧室很干净,不过稍微有一点凌乱,床头柜上放着一根麻绳,枕头旁边是一个粉红色的跳蛋。

  \“小骚逼,自己挺会玩呀\”我自言自语道。

  另一边床头柜放了一本书,我走过去拿起来看了下封页,是冯唐的《不二》。这本书在大陆买不到,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本书。

  我翻到她书签的位置:七,花开——内容正是描写绿腰和红团的口交风格。

  她的风格有点像红团,我喜欢。

  看着看着,下面涨的难受。我放下书,走出卧室,看到她已经炒好菜,正在餐厅准备碗筷。

  我走过去,她扭头看我,泪眼婆娑。

  看来老姜的效果很猛很持久。

  \“你准备两幅碗筷干吗?跪下!\”

  我坐在她身旁的椅子上,用手捏着她的下巴,把她嘴里的胡萝卜取了出来,满是她的口水。

  \“爬到餐桌下面!\”说完,我拿起筷子开始吃饭。

  我用脚踢了她一下,\“想吃吗?\”

  她咽了咽口水:\“嗯\”

  \“把我裤子脱了!\”她乖乖照做。我指着肿胀的阳具说:\“吃吧!\”

  她很饥渴难耐的一口全部含住,嘴唇慢慢滑到龟头,然后又全部含住,嘴唇再一滑一顿,每顿一次,就用力吮吸一下,抬头看我,泪眼中带着享受。

  她每吸一次,我都很销魂。

  桌上享受着她做的美味,桌下享受她口舌的舔弄。

  我出不多吃饱的时候,她加快了速度,急切中透着渴望。

  深深浅浅几十下,我感觉要射了,我按住她的头说\“含住,不准咽\”

  她呜呜了几声,我喷涌而出,全部射到了她嘴里。

  阳具跳动了几下,回复了平静。

  \“到厨房来\”

  她跟我到了厨房,我拿出平底锅,放了少许油,把锅放在她嘴下面,\“张嘴!\”

  精液混着她的口水流到锅里。

  我打开小火,把锅放了上去。

  我转头对她一笑:\“小母狗,想吃吗?\”

  \“爸爸,小母狗想\”

  我趴在地上,嘴里还遗留着精液的味道,屁眼里里老姜的姜汁依旧不停的刺激着体内的嫩肉,额头上不停的冒出细密的汗。小穴里的淫水顺着大腿流到了膝盖,上身的保鲜膜紧紧的贴着皮肤。

  我不是的用头去蹭他的腿,祈求他可以把身上的保鲜膜揭掉。

  \“母狗是不是不舒服\”他一边打鸡蛋一边问我。

  \“是,爸爸\”我含泪看着他。

  \“嗯,该怎么做\”

  我跪直身子,向他叩头,\“求爸爸帮小母狗把保鲜膜和姜……拿掉\”

  \“吆喝,还上天了!\”他用铲子拍了我一下,\“自己把保鲜膜拿掉,姜不准动,明白了吗\”

  \“知道了,爸爸\”我直起身,把保鲜膜揭掉放进垃圾桶里。

  \“小母狗过来吃饭吧\”他走出去,把盛有煎蛋的碟子放在了地上。

  我跟在他身后慢慢的爬出去,深怕体内的圣女果会滚落出来。

  \“小母狗会自己吃吧\”他戏谑的看着我。

  我看着碟子里的煎蛋,抬头祈求他。

  \“乖,吃完了才有饭后甜点吃\”他摸了摸我的头。

  我慢慢低下头,用嘴巴去咬碟子里的食物。

  \“\”啊呜~爸爸\“\”我迅速张开嘴。

  \“哈哈哈……小母狗这么想吃爸爸的煎蛋嘛?嗯?\”

  \“爸爸,坏~\”我委屈的看着他。

  \“乖,慢慢吃\”

  我低头慢慢的把盘子里的煎蛋吃掉,期间有两次差点弄到地上去。

  \“吃完了?来点饭后水果,怎么样\”他一边说一边走去厨房,拿出来洗好的圣女果。

  \“诺,吃吧\”

  我看了他一眼,伸手去拿。

  \“这是我的,你的在下面呢,自己拿\”他把我伸到一半的手打回来。

  \“把盘子放下面,用力就出来了\”

  我羞涩的看了他一眼,把盘子放下小穴下面,微微用力,感觉到圣女果慢慢的从体内划出。

  砰……我低头看了一眼,除了两个圣女果以外还有一片淫水。

  这时,刚刚感到平静的屁眼,又开始轻微的刺痛,我额头渐渐冒汗。

  \“爸爸~\”

  \“嗯?你的水果不吃吗?\”他含笑看着我。

  我看看盘子里曾被小穴包裹的圣女果,低头把他们咬在嘴里,抬头看着爸爸吞下去。

  \“热热的,好吃吗\”

  我羞涩的点了点头。

  他站起来走向厨房\“渴嘛,要不要喝水\”

  \“要~,爸爸\”我笑着回答他。

  \“没有热水壶吗\”

  \“小母狗还没来得及去买……\”我低下头。

  \“那你过来吧\”说着他向卫生间走去。

  我在他身后爬过去,看到他把阳具掏出来。

  我急忙摇头,脸渐渐发红。

  \“不要,确定吗?\”他盯着我说。

  \“张嘴!\”

  我看着他,慢慢的张开嘴,把眼睛闭上。

  一股温热的水进入嘴中,响起哗啦哗啦的声音,慢慢的有液体说着嘴角流下,滴落在胸口。

  \“吞下去,继续\”

  我把嘴里的尿液吞下去,继续张开嘴等着。

  液体没有想象中的难喝,我睁开眼看着他。

  耳边又想起水声,我感觉到嘴里渐渐被它们填满,之后再次顺着嘴角流下。

  \“闭上眼睛\”他的声音似乎也变得很温柔。

  我把眼睛闭上,之后便有温热的液体从上方淋下,浸湿了整张脸。

  \“乖,吞下去\”

  我把嘴里的液体咽下去,睁开眼看着他。

  或许是被这淫荡低贱的氛围所致,他的阳具自己挺立。

  \“出来手扶镜子站好\”他一边走一边把衣服脱下来。

  我急忙走出去站在镜子前,看着里面裸体少女,脸上还带着他的尿液,大腿内侧明显有这湿润的痕迹。

  \“弯腰,趴好\”他一巴掌拍在我屁股上。

  我趴好摇了摇屁股,我知道自己想要的终于可以要到了。

  \“小骚货,那么想要呀\”

  \“求爸爸,操小母狗\”

  未说罢就感到屁眼里的老姜在被抽动,姜片摩擦着嫩肉,小穴更加显的空虚。

  \“啊……爸爸,爸爸不要\”\“求爸爸操骚母狗\”\“爸爸,骚母狗想要\”我不停的呻吟,请求。

  他一把抓住我的头发,下身挺进我早就湿透的小穴。

  \“看看你这个骚浪贱的样子\”他一边抽动一边说我嘴里忍不住的发出一阵阵呻吟。

  看着镜子里的我真的就像是一条发情的狗,在不顾一切的请求和享受。

  \“求爸爸……操死骚母狗,啊~\”

  \“说,你是不是个贱货\”他拍打这我的屁股说。

  \“是……我是贱货……是……爸爸的骚……母狗\”嘴里的话渐渐不成型。

  他抽动的频率越来越快,我的腿开始打颤,嘴里只能发出啊啊啊的短粗声音。

  忽然间,一股温热的液体撒在背上,我也禁受不住摊在地上。

  看着另一种面色潮红的自己,知道自己将成为我身后这个男人的禁脔。

  在洗澡收拾好之后,我躺在他的怀里随意的聊着天。

  \“已经十一点了,我回去了\”他拍了拍我的背。

  我松开抱着他的手,抬头看着他\“爸爸今天还走嘛~\”

  \“小母狗不想爸爸走嘛\”他起身开始穿衣服。

  \“爸爸在这陪小母狗,好不好嘛~\”我坐在床上看着他。

 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\“爸爸没有换洗衣服在这,明天再来陪小母狗\”

  \“乖,送爸爸下去\”他把睡衣拿给我。

  我穿好衣服,给他拉开房门,送他到电梯门口。

  他抱着我说\“回去吧,早点休息\”

  我看他进去电梯,转身回家。

  \“滴滴滴~\”

  我打开手机短信。

  \“明天带你去超市,不穿内裤或者带着跳蛋二选一,我明天检查\”

  看着他的短信,感到一阵安心,我知道,在这个城市,我终于不是一个人了。

  字数:7959
【完】